当前位置:主页 > 平特一肖一码最准 > 正文

皇后在上请受为夫一拜免费在线阅读完本章节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作者:admin来源:本站原创

?

  皇后在上,请受为夫一拜免费阅读,皇后在上,请受为夫一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:作为镇国将军府不受宠的三小姐,凤青翎只想平安活到老。可是——那谁谁谁皇上,我对您没意思,别动不动就说接我进宫好伐?那谁谁谁皇子,您长那么妖孽,别动不动就亲我一口,您撩谁呢?那谁谁谁世子,我真的好稀罕你,你干嘛不理人家?……多年后,大秦一统天下。“皇后,你又在想谁呢?”年轻的帝王将帝后的压在妆镜台上。“没,想你呢!”凤青翎笑容妖冶。“哪里在想?为夫检查一下。”长指挑开凤袍……N个时辰后,凤青翎从床上奋力坐起,泪奔:苍天明鉴,这大秦帝王不早朝,真不关我事!...

  注: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,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,尊重版权~

  夜风吹在身上,寒意重了一重又一重,凤青翎(ling)依然觉得热,汗水湿透衣襟。她快速穿过丛林,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。

  她叫凤九,Z国最高秘密机构的特工之一。三天前,她在M国执行任务时中了埋伏,被无数弹药炸飞,再醒来时就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,穿着古代衣服被人追杀。

  “呵。”一声轻笑从凤青翎口中溢出,明明是满是血污的脸,偏偏荡出一抹绝代风华的笑,眼波流转间如光华丛生,“你认为我得有多傻,才会投降?”

  凤青翎笑意更深了几分,不复刚才的俏皮,冷却的眸光满是讽刺:“就这样的素质,也配做杀手?真是给杀手界抹黑!”

  他们已是玄天楼出动的第三批杀手,前两批早已死了,他们这批从傍晚缠斗到现在也已死了半数,可凤青翎依然如打不死的小强,明明伤痕累累,眼看着下一刀就要倒下,可偏偏她就是没倒下。

  凤青翎当然也累,不眠不休好几日了,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。可她更清楚的是,一旦倒下,就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  一天前,她就已经放弃了不受伤的打法,尽量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胜利。她压根不在乎身上多了几道伤口,一次次趁得对方与她擦身而过的瞬间,将对方重伤。

  杀手们明知是对方故意露出破绽,可每每见到有凤青翎空门大开,就忍不住攻击,然后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  口哨声起,余下的4个杀手一怔,随即收剑,往后退去,再几个跃起后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  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,凤青翎后背往后一倒,靠在离她最近的大树上,望向口哨声起的地方:“你若早点吹口哨,他们也能少死几个。”

  “有马吗?”凤青翎再又一笑,她实在是走不动了,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打斗,加上身上流血的地方太多,她怕每一步下去,都可能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紧绷了好些日子的神经陡然松弛,那些在生死关头被忽略不计的痛感便铺天盖地,她走的每一步缓慢而坚定,手上依然握着那柄镰刀,血液顺着镰刀的刀刃,一滴滴落在地上。

  这把镰刀,还是她从农田里捡的,原本是抢了杀手的长剑,可她根本不习惯用剑,后来被追杀至村庄时,她捡到了这把被农夫吓得丢掉的镰刀。

  “向东50米。”男人的声音忽的传来,低沉的,明明很远的距离,却仿佛就在耳边,如夜之箜篌。

  当他行至先前打斗范围,站在空地中间,一道黑影闪过,另一个黑衣人已单膝跪至他面前,双手抱拳:“主子!”

  “回炉重造。”男人不假思索,脑海里重复着方才凤青翎说的:这样的素质,也配做杀手?真是给杀手界抹黑。

  跪着的黑衣人再又“是”了一声,他不敢抬头,听上方风动,知主子是在挥手,忙身形一动,飞快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三批杀手还不算玄天楼正式杀手,而是训练过程中一次实地演练,却没想到的是,折损太重!凤凰天机网神算图库在他们眼里狗狗不只是一只

  那个女人,明明是一个只会装柔弱博同情的废物,怎么忽然间迸发出这么大的潜力?

  被她杀的这些人,往往是一刀毙命,即便身上有其他伤口,也全部砍在人体最脆弱处。

  满是血污的脸蛋在斑驳的月光下清晰可见。他看见她的眉头微微皱起,很是焦灼,丝毫没了之前的张扬与狠辣。长睫浓密而卷翘,在下眼睑投下一排阴影,与累了几天累积的黑眼圈融为一体。

  男人忽的就笑了,原本冰冷的眸子如有坚冰裂开,配着微微上扬的薄唇,整张脸竟有种奇异的妖魅。

  因父母双亡,她在镇国将军府很不受人待见,也亏得长相不赖,柔弱得跟朵花儿似的,被当年还是太子的皇上看中,承诺日后要带她进宫,府上对她这才好了几分。

  再过了一会儿,身体知觉又恢复几分,凤青翎闻到有淡淡的熏香飘入鼻孔,光亮从轻瞌的眼帘处透进。

  头昏昏沉沉,喉咙干裂得可怕,身体上上下下都是被碾碎的疼,从骨血到肌肤,整个人仿佛被拆开了重组。

  眼珠子在闭合的眼眶里打转儿,她希望睁开眼睛后,看见的是洁白的墙壁,高精尖的各种医疗设备,穿白大褂的衣服……

  “给我倒杯水。”凤青翎沙哑着嗓子,余光从房门口一闪而过的人影看过。她忍住剧痛,用双手撑在身后,顺手抓起枕头放在腰后,斜靠在床头。

  就这身体的感受,她应该还在低热,身上伤口已被包扎过,血衣已换成干净的衣服。

  “回小姐,您是被人丢到大门口的。护卫捡到您的时候,您浑身是伤,外面穿了一件男人的衣服。从前天夜里到现在,您已昏迷了两夜一天。”小青老实回答。

  若对方要她知恩图报,日后必定会现身,若对方对救她一事毫不在意,那就是缘分的问题了。

  “是。”小青正要往外走,只见一个30来岁衣着华丽的妇人走了进来,她的身后跟了两个丫鬟和七八个婆子,每个婆子手上都端着一个餐盘,上面放着一道佳肴,香气随之扑鼻而来。

  大夫人眼里哪有小丫鬟,从进门开始,眼中就只有凤青翎,看着凤青翎的目光中满是关切,如世上所有慈爱的母亲,她快步走到床头:“青翎,你怎么样了?”

  凤青翎亦笑了笑,脸上略有愧疚,温顺道:“青翎不孝,劳母亲挂心了,如今已好多了。”

  “唉!”大夫人叹了口气,看着凤青翎的双眼是一目了然的愁绪与心痛,她坐到床侧,蹙眉:“怎么伤成这样?对方究竟是谁,怎么下得了这么狠的手?”

  她顿了一下,伸手抓过凤青翎放在被子外面的手:“孩子,你受苦了!这件事,我已禀告老太君,太君说,一定会找出凶手,我们凤家女儿不能这样被人欺负!皇后那边,我也叫人传了消息,皇后会把这件事禀告皇上,皇上也一定会为你做主。”

  这一位,是凤家大房夫人楚富兰,凤青翎父亲明媒正娶的女人,是她名义上的母亲,膝下有一儿一女,儿子凤江涛已封为正四品的忠武将军,在夏国北部镇守边疆,女儿凤萱凝在皇宫,以皇后之尊坐镇中宫。

  根据原主的记忆,在她小时候,可没少被这位打骂,每天使唤着做各种粗重的活儿,和府里粗使丫鬟没什么两样。后来,原主大胆偶遇了前来府里做客的太子,得太子怜爱,这才得到镇国府庶出小姐待遇。

  当时的凤萱凝已是既定的太子妃,虽不齿凤青翎勾`引姐夫的做法,可,毕竟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,为了自己大度的名声,凤萱凝和大夫人只得忍住恶心,表面对凤青翎好。

  “青翎,你昏迷了几天,我叫人给你准备了些吃食,你看看喜欢什么?”大夫人一边说着,一边已使眼色吩咐人把食物放在桌上,再把桌子抬到床边。

  香味在房间萦绕,至少有4天没吃东西的凤青翎馋了,唾液腺已忍不住开始疯狂分泌。

  “这些都是你喜欢,想吃什么,母亲给你夹。”大夫人笑容柔和,仿佛瞧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,她拿起一双筷子一个小碗,双眸询问的看着凤青翎。

  只不过,最基本的生活常识反复提醒着她,不能吃!饥饿太久的人不能猛烈进食,更不能吃油腻的东西!何况,她还是个外伤病人!

  大夫人笑容扩大几分,贱人生的女儿就是贱,为了一点食物,连命都可以不要。这样的女人,根本不配进宫,更不配做她女儿的对手。

  忽的,她一把抓住大夫人喂食的手,皱巴巴的小脸柔弱得如一朵快夭折的花:“母亲,痛!”

  忽如其来的抓握,大夫人手上一抖,筷子也松了,东坡肉弹在她的身上,再轻盈的落到地上。

  大夫人皱眉,目光从方才东坡肉在她身上弹跳的地方看去,上等衣料已经油腻了一块,看起来甚是碍眼。

  她年轻时是侯爷家的小姐,后来嫁予将军府,是将军府的大房夫人,一辈子养尊处优,什么时候吃过这般亏?

  她试图抽开被凤青翎抓住的手,可,凤青翎那双爪子,明明看起来苍白柔弱,抓起人来却极其有力,大夫人挣了几次也没挣脱。

  “三小姐,您先松开夫人。”大夫人身后丫鬟上前一步,伸手抓住凤青翎的手,试图把她的手从大夫人手腕掰开。

  大夫人这才真正吃痛起来,被凤青翎抓住手腕仿佛要被捏断了似的,她龇牙深吸了一口气,生生压下想把凤青翎暴打一顿的念头,强行挤出个笑容:“我的乖女儿,你哪里痛?给母亲说说。”

  凤青翎的眼眶早已噙着眼泪,嘴角如承受不了身体剧痛般微微颤抖,仿佛大夫人是救命稻草,她怎么也舍不得放下。

  “肚子……痛……好痛……”凤青翎说着,豆大的泪珠子一滚就出来了,“母亲,救我!”

  “快,快,叫大夫!”大夫人大叫,声音已有了变形的尖锐。不是担心凤青翎,而是自己的手实在太痛了!

  对凤青翎一阵好言相劝后,凤青翎这才松开扼住大夫人的手,苍白着脸,皱着眉头,将手腕递给大夫把脉。

  大夫人这才得闲看了看手腕,只见被凤青翎捏住的地方通红一片,红中带有淡淡的青。那青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扩大加深,怕是待会儿还要肿。

  早前进门时,便看见摆在桌上那些油腻腻的吃食,再听闻凤青翎闹肚子痛,当下的明白几分。这会儿趁把脉之时,余光触及到地上那块沾满灰尘却依旧冒着油光的东坡肉,更是笃定凤青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。

  当下,大夫开口:“回夫人,三小姐这状况是正常的。她太久没吃东西,这会儿忽然进食,肠胃一时承受不了。待慢慢进食后,肠胃自然就适应了。”

  大夫人脸色微微变黑,府上这都养的什么废物,这个小蹄子,可是一口还没吃呢!

  凤青翎却是不以为意,也不指出大夫话中漏洞,她一手捂着腹部,轻声朝大夫道谢后,脸上一片愧色:“母亲,女儿刚才可有抓疼您?”

  “无事,我这点疼比起你算什么?”大夫人复又坐到床边,一手握住凤青翎的手,安抚道,“俗话说,伤在儿身,痛在娘心。母亲这心头啊,才是真正痛!”

  两人再又母慈子孝了一会儿,大夫人终于站起来,吩咐大夫好好给凤青翎养伤,再叮嘱她好好吃东西,想吃什么就告诉丫鬟。

  凤青翎看过那些看起来很诱人的食物,没说吃也没说不吃,只开口叫小青去厨房要一碗米汤。

  她小口喝了半碗米汤,便说没了食欲,躺下继续睡觉。一是人体在熟睡时修复能力最强,二是她真的累坏了,不眠不休打了几天,佛都会累,何况人。

  这里是古代,没有抗生素的年代,任何一道外伤感染都可能让人高烧致命,她需要重新清洗伤口。

  这样的小姐,她实在太陌生了!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凤青翎熟练的解开绷带,看着伤口的眸中只有坚定。

  “去,给我端几盆烧开的水,务必用干净的盆子盛水,把厨房盐巴拿来,再给我拿一壶烈酒。”凤青翎的声音很是清冷,“另外,要一把小匕首。”

  凤青翎拆绷带的速度很快,许多伤口处都已红肿,肉上泛着白点,明显已是化脓的征兆。

  伤口两侧的肉皮朝外翻起,灰蒙蒙的白,根本看不出肉原本的颜色,周围已开始腐烂。

  这里是将军府,外伤药这种东西,应该是常备的,最重要的是,她不相信府上那位大夫。

  半夜三更,又是灯火通明,又是人仰马翻的烧水,找酒,要外伤药,住在同一个大院子的大夫人怎么会不被惊动?不光是她,同住在镇国将军府的二房,三房主子们都有所耳闻。

  两柱香后,小青备好凤青翎吩咐的东西回到房间,前脚刚进去,后脚大夫人就来了——

  这个时辰,正是人深度睡眠的时候,任谁被吵醒都不会高兴,更何况是因为厌恶的人。

  大夫人一听是伤口有所不妥,心头已明白几分,原本烦躁的心顿时冷静下来,叫人立即叫大夫过来。

  这个死丫头,怎么越来越难对付了?是巧合,还是她真的变精明了?还有家里大夫,白养了他这么久了,不过一点小事,居然也处理不好!

  只见凤青翎坐在圆桌旁,亵衣两个袖子从肩膀处剪下,原本包扎得好好的伤口已经全部拆了绷带,露出光裸的胳膊,纵横交错的伤因发炎或腐烂显得格外狰狞。

  “青翎,你怎么把绷带全部打开了?伤口没好之前,可不能这样折腾!”大夫人一脸焦急关切,快步走到凤青翎面前。

  凤青翎抬头,一双黑眸在烛火下闪着微光,神情间几分柔弱与委屈,她深吸了口气,仿佛在极力压抑想哭的冲动,“女儿半夜醒来,觉得伤口有些不适,想看看怎么回事,便拆开了一处绷带,然后……”

  她的目光在左手最严重的那处伤口看过,低头,缓缓拿起匕首,再用干净的布匹蘸了烈酒反复擦拭。

  大夫人这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,只得上前一步的:“青翎,母亲只是心痛内疚,我没有照顾好你。看你伤口成这样了,母亲真不知如何向你死去的父亲和姨娘交代……”

  很多年前,当原主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大冬天逼她洗院子里所有人的衣服的时候,怎么不想想?

  当原主因饥饿去找吃的,结果被丢到柴房罚跪,三天三夜不许吃东西时,怎么不想想?

  “母亲不用难过,女儿暂时还死不了。”凤青翎的声音复又沉了下去,执于右手指间的匕首,已沉稳的往左臂伤口腐烂处切去。

  她是特工,但她的专长不是医,而是暗杀,或者获取情报,利用一切手段完成任务。对于她的身体,她虽爱惜,但也知道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小的代价保全自己。

  大夫人就站在凤青翎旁边,她看着凤青翎一刀刀往自己身上割,闻着浓厚的血腥味,她捂住嘴,忽的想吐。

  她虽贵为将军夫人,可从来没跟将军上过战场,更没看过将军受伤的样子,怎么受得了这么血腥暴力的一幕?

  “母亲,这里不适合您,您的好意女儿明白,您先回房休息吧!”凤青翎的声音再次传来,四平八稳。

  大夫人这才找回正常人的思绪,她忙着跨步,可,脚步刚刚抬起,整个人就一软,双脚竟似脱力了般,幸得两旁都是丫鬟,忙扶住她,往外架去。

  腐肉剔除干净后,她看过已倒好的半碗酒,直接倾倒在方才刚剔了腐肉的伤口上。

  钻心的痛,痛觉从伤口处传来,仿佛整条手臂都要断了,额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往下掉。

  方才剔腐肉的时候,她的注意力在剔的过程,这会儿再没有什么能分散她的注意力,那份痛,便尤为突出。

  “小姐,大夫来了。”小青虽也觉得眼前的一切可怖,可她作为凤青翎的贴身丫鬟,她没法逃。

  片刻,听得门口帘子响动,她知大夫走了进来,依旧没有抬头,只平淡的问:“孟大夫从医多少年了?”

  孟大夫一愣,停下打算上前替凤青翎处理伤口的脚步,站在原地,躬身答:“回三小姐,老夫从医已30年有余。”

  凤青翎言语中似有叹息:“身为将军府的大夫,我原以为你最拿手的是处理外伤,如今看来,你这30多年的医,怕是滥竽充数罢了!也幸得你没有在外面开医馆,不然不知一年要医死多少人。”

  孟大夫不敢说话,在处理凤青翎伤口一事上,他确实没有上心,不但没有上心,还故意没有彻底清洗伤口,撒了外伤药就包扎。

  他揣摩着大夫人和宫里那位的意思,怕是不想要凤青翎活,便有意推了一把。若凤青翎伤口感染死了最好,就算没死,也很可能高烧烧成傻子。

  刚才他进门的时候,已看见桌子上摆放的凉开水,盐,酒,匕首等物,剔除的腐肉也丢在白瓷盘里,仿佛嘲笑他一般。

  凤青翎再又处理了一处剑伤,这才抬头朝孟大夫看过一眼:“等天亮后,就出府吧,凤家不养无用之人。”

  孟大夫心头一惊,顾不得尊卑,猛的抬头,眼中是隐隐的惊恐:“三小姐,您可没权利叫我走!”

????????? ?
?

上一篇:心声作文600字7篇

下一篇:没有了

生財有道图库| 另版香港马会挂牌图库| 香港壹码堂特码分析网| 静心阁开奖559955开奖现场| 天将图库手机专用看图区| 吉利心水主论坛网址| 内部透密玄机四肖一波|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| 香港赛马会六和奖券| 六合宝典|